兩萬哩深藍的魚 無用外部知識記憶庫

關於部落格
  • 72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大禁閉

一六五六年法國頒布了在巴黎建立總醫院的法令,形成一連串大禁閉的標誌和開始。就其功能與目標來說,總醫院與醫療毫無關係,它是該時期法國正在形成的君主制與資產階級聯合的秩序的一個實例。這種大醫院、禁閉所、宗教的和公共團體的機構、救助和懲罰的機構,政府的慈善和福利機構是古典時代的一種現象。這種現象在歐洲具有普遍性和同時性。禁閉這種大規模、貫穿十八世紀歐洲的現象,是一種「治安」的手段。而就當時的定義,治安是使所有那些沒有工作就無以生存的人能夠和必須工作的手段的總和。在人們賦予禁閉以醫療意義以前,或說人們以為它具有如此意義以前,禁閉不是出於治療病人的考量,而是在成為一種絕對勞動的要求,是對遊手好閒的譴責。禁閉是為解決治安與失業等問題而產生,但為被禁閉者提供工作和強制勞動,成為禁閉另一種功用,並與西方工業化過程產生互動,即禁閉提供了大量的勞動力。禁閉在此被賦予了經濟上的要求。但使禁閉與勞動間的關係得以維繫和推動主要是來自於一種道德觀念。總醫院是一個道德的機構,負責懲治某種道德阻滯(遊手好閒),確保勞動的實踐,將勞動賦予神聖的地位。在這種勞動體驗中,形成了經濟和道德交融的禁閉要求。 在古典世界中,勞動與遊手好閒之間劃分出一條分界線,這條劃分取代了對痲瘋病的排斥。以禁閉取代排斥,使得被禁閉者與社會之間建立起一種義務體系,他們有被贍養的權利,但是他們必須接受肉體上和道德上的禁閉束縛。在這,舊的社會排斥習俗復活了,但轉到生產和商業的領域裡。但這樣的禁閉是針對一群沒有區分的人,窮人、罪犯、失業者和瘋人,都被放置到這樣的空間和道德定義中。人們藉由對勞動社會所擔保的社會內涵來認識瘋癲,瘋癲已不是來自於那非理性的世界,而是在其躍出了資產階級秩序與倫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